關於部落格
電影將要開演,燈光慢慢變暗,我的心在回憶中倘佯............
  • 24223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蘇芮《沉默的母親》意外唱輸陳淑樺

蘇芮《有情天地》陳淑樺《浪跡天涯》王芷蕾《臺北的天空》

這三位歌手的共同之處,就是都入圍了民國七十四年、也就是一九八五年的金鐘獎最佳女歌手獎,最後由代表華視的陳淑樺勝出。
 
最近蘇芮早期專輯《有情天地》復刻,加上看到鐵路作家洪致文所寫的這篇,讓我想起早期金鐘獎的荒謬規定。
 
話說從頭,由新聞局主辦的金鐘獎,從一九八○年開始改制,改成當晚宣佈得獎及頒獎,又增加了男女歌星、男女演員等個人獎項,完全向金馬獎看齊。其中男女歌星獎,以三台旗下的簽約藝人為主,由電視台主動提名,評選範圍也非一般唱片歌手的專輯,而是電視台錄製的電視專輯。首屆得主劉文正及鄧麗君,則分別屬於華視與台視的簽約藝人。
 
但從一九八一年開始,台灣唱片市場不再是電視藝人的天下,眾多新秀如林慧萍、蘇芮、羅大佑等的出現,改變了市場走向,眾多歌迷渴望自己的偶像也能獲得肯定,於是電視台開始網羅當紅的唱片歌手,以製作精緻的個人專輯及報名金鐘獎為誘餌,展開遊說工作。
 
不過,一旦成了該台簽約藝人,歌手便被其他兩台封殺,除非有足夠交情,幾乎無法遊走三台。因此許多歌手雖渴望參加金鐘獎獲得肯定,但又擔心因曝光銳減,影響唱片銷售。最後經過三台極力爭取後,印象中,黃鶯鶯落腳台視、林慧萍飛進中視,蘇芮及潘越雲則成了華視藝人。

記得當時三台幾乎各擅勝場,台視長於新聞、中視精於戲劇,華視則以綜藝節目最為出色。反映在金鐘獎得獎項目上,台視幾乎席捲所有新聞製作獎項,但在歌星獎角逐上,卻始終敗給中視鳳飛飛及華視劉文正,一九八四年好不容易簽下當紅的黃鶯鶯,當年卻讓中視費玉清及蕭孋珠包辦了最佳男、女歌星。

接著當紅的實力偶像林慧萍簽進中視,中視傾全力為她打造個人專輯,卻引起旗下藝人的不滿,報章雜誌也開始討論唱片歌手與電視台毫無淵源,卻空降代表該台角逐金鐘獎,扼殺原簽約藝人的空間。

那時好像一家電視台可以報名兩到三名藝人,華視選了該台模範生陳淑樺及新簽約的蘇芮、潘越雲(沒記錯的話),台視也派了長期簽約藝人王芷蕾(其餘沒印象),中視則只記得林慧萍與甄秀珍。結果一九八五年度入圍揭曉,以往一家電視台至少入圍一個名額的慣例,卻成了兩個華視藝人蘇芮、陳淑樺,夾殺台視藝人王芷蕾的奇怪局面,中視與林慧萍都臉上無光。

頒獎當天,負責轉播的中視,也不知是否對無法入圍最佳女歌星的餘怒未消,在入圍歌手演唱時,頻出狀況,造成陳淑樺頻頻走音,蘇芮還發生麥克風出包問題。當初評論一面倒的看好蘇芮得獎,不然也是唱功穩健的王芷蕾掄元,最後卻大爆冷門地落到陳淑樺手上,而她當天的表現卻也不盡理想,使得她得獎後,也沉寂了一段時間才又推出新專輯。也不知是否是金鐘獎評審的補償心理,接著兩年,兩位落選者王芷蕾、蘇芮接力得獎;一九八七年蘇芮與華視合約期滿後,也未再續約。

儘管蘇芮當年並非以《有情天地》的專輯入圍金鐘獎,但她仍在頒獎典禮上賣力演唱了剛推出的新歌《沉默的母親》。相較於蘇芮前三張以個人回首交戰為主題的專輯,《有情天地》無疑主題推展得更廣,從對自我的考驗,拓展到對蒼生的期待,就像文案說的:「從個人到家國、從回顧到前瞻,思緒像浪濤,一波波澎湃而來,而苦難與掙扎的過程中,她希望唱出關懷、包容與愛。」「『飛碟』努力於使這張專輯從個人化的情感,對過去的回顧,對社會現象的關心,推展到對家國的大愛,乃至天地萬物皆有情的沛然胸襟。」
 
雖然這張專輯推出時,蘇芮早已入圍金鐘獎,但小時候覺得首支主打歌《沉默的母親》是首很八股的淨化歌曲,像是為了符合優良歌曲與電視台的傳統所做的歌,因此雖然在當時唱得震天價響,但自己的接受度一直不高,不過現在再回頭看,陳克華的歌詞寫得極好,也難怪獲得該年金鼎獎最佳歌詞獎。
 
其他歌曲也相當精彩,小蟲第一次為蘇芮寫歌,便交出整張專輯最動聽之一的《錯》,編曲從一開始的如清唱帶出自己的內心交戰,到中段快板的不顧一切向前衝,令人聽得相當暢快,自此小蟲也開始在飛碟貢獻多首佳作。梁弘志挑戰蘇芮低音的《感動我》,也是首耐聽的歌;製作人鈕大可除了寫出《沉》曲外,《能輸多少》藉由陳克華淺白卻感人的歌詞,教人至今難忘。只有最後一首非常教條的《龍》,令人聽了有點傻眼,顯然是為了報名金鐘獎所創作的歌,歌詞還由當年華視知名的編審孫儀所寫。

不過,從這張專輯也可聽出,蘇芮在連續三張專輯與疲於到香港及各地演唱,嗓音表現似乎略有不穩,許多高音表現都未能像從前俐落,當時也讓人為她捏了把冷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