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電影將要開演,燈光慢慢變暗,我的心在回憶中倘佯............
  • 24409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黃鶯鶯《愛的淚珠》簽了兩次名

黃鶯鶯早年演唱西洋音樂起家,但因她聲音輕柔,並獲劉家昌賞識錄製出道首張國語專輯《雲河》後,如黃鶯出谷的舒服唱腔,幾乎成了她的招牌印記,儘管只出了兩張專輯《雲河》及《我心深處》便遠嫁至新加坡,但婚後重新復出,在該地錄製的《忘不掉》、《你是我的夢》也多是以相同風格吸引歌迷。
 
也因此吸引到時代曲創作大師王福齡的注意,對她的歌聲大加讚賞。提起王福齡,父執輩的歌迷一定對他非常熟悉,他在六○年代加入香港邵氏兄弟電影公司,製作了包括《不了情》、《藍與黑》等耳熟能詳的電影配樂與歌曲,使他享有盛名,七○年代後作曲漸少,但仍享有一定知名度。儘管黃鶯鶯當時覺得這類曲子有點老套,但能夠請到鼎鼎大名的王福齡為她操刀製作,這對她的歌唱生涯也無異是劑強心針。
 
於是王福齡針對她聲音的特性,加入時代曲溫柔典約的風格,創作出《愛的淚珠》,在當時盛行迪斯可曲風來說,無異是首「復古回歸」的佳作,成功吸引到當時的成人樂迷;該曲有著濃濃懷舊情息,就像是《不了情》等歌的續篇,當時聽了不覺俗套,現在重溫更覺雋永。在八○、九○年代各有江明學、趙詠華等人翻唱過,但仍以黃鶯鶯版本最膾炙人口。
 
王福齡在這張專輯幫她寫了四首歌,分別是《愛的淚珠》、《心中夢中》、《教我怎麼辦》、及《霧茫茫》,著名的作詞家陳蝶衣也寫了其中兩首,《愛》曲則由香港作詞家新芒譜寫,但據說一度由於此曲太過風行,甚至作詞者偏向左派意識,因此一度遭國民黨政府禁唱。
 
而很少親自創作的黃鶯鶯,在專輯中也以港、星、馬一帶的藝名黃露儀,發表了由「露儀」所填詞的《微風小雨》,翻唱自日本女歌手五輪真弓《残り火》的作品。
 
這張專輯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黃鶯鶯開始與夫妻檔創作人譚健常、小軒合作,呈現出較為西式的曲風,這類顯然也較為黃鶯鶯所喜愛,因此下張仿照《愛的淚珠》風格的《我祇要你的愛》,在幾首重唱老歌中也收錄了譚健常、小軒為她所寫的《愛人的眼睛》、《褪了色的夢》等,接著他倆接手製作工作,黃鶯鶯從《呢喃》專輯開始全面西化。
 
六年前黃鶯鶯在台舉行至今最後一次個人演唱會時,在朋友幫忙下,在後台見到了鶯鶯姐,並有了一次愉快的交談,當時我拿出收藏的黑膠唱片請她簽名時,她也毫不猶豫便寫下,只是她邊簽邊跟大夥聊天,一不留神只聽她慘叫一聲:「啊,我簽錯了,我簽成『黃露儀』了。」她又另簽了「黃鶯鶯」,以至這張黑膠封面上形成有她兩種簽名的情形,也讓我每次聆聽此張專輯時,都會想起當時有趣的情景。終於在這張專輯發行三十一年後,重新復刻了,真是教所有喜歡《愛的淚珠》歌迷們興奮啊。
 
《愛的淚珠》
作詞:新芒/作曲:王福齡
昨夜我灑下了淚珠 就像那串串珍珠
那是對你真愛的傾吐 對你的真情流露
昨夜我灑下了淚珠 就像那串串珍珠
願你永久收藏心底 當做那感情信物

多少的花月夜 多少的風雨幕
踩遍了孤單路 嘗盡了寂寞苦
為了誰你可清楚

昨夜我灑下了淚珠 就像那串串珍珠
願你永久收藏心底 當做那感情信物

多少的花月夜 多少的風雨幕
踩遍了孤單路 嘗盡了寂寞苦
為了誰你可清楚

昨夜我灑下了淚珠 就像那串串珍珠
願你永久收藏心底 當做那感情信物
畫面請上:http://www.youtube.com/watch?v=wJ9L6Hj8j4M
 
《心中夢中》
作詞:陳蝶衣/作曲:王福齡

你悄悄地進入我的夢中 我又和你重相逢
就像吹到了一陣春日風 溫暖了我的心胸

你能不能留下你的行蹤 我要和你長相共
就怕你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消失了我的美夢

我要和你同聽禪院鐘 同看那楓葉虹
不管是在心中 在夢中 要一樣情意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