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電影將要開演,燈光慢慢變暗,我的心在回憶中倘佯............
  • 243360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告別《亂世佳人》70周年迎2010

一九三九年是美國電影史發展最顛峰極至的一年,片廠制度臻於完善,誕生多部包括《亂世佳人》、《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萬世師表》(Goodbye Mr. Chips)、《史密斯先到美京》(Mr. Smith Goes to Washington,又譯《華府風雲》)及《驛馬車》(Stagecoach,又譯《關山飛渡》)等不世出的傑作,票房收益也創造新高,若連通貨膨脹因素也計算進去,《亂世佳人》鐵定是影史至今最高賣座紀錄保持者,《鐵達尼號》(Titanic)也不是對手。
 
《亂》片改編自瑪格麗特密契爾(Margaret Mitchell)原著小說《飄》,描述美國南北戰爭時的愛情故事,女主角郝思嘉(Sacrlett O’Hara)是被寵壞的千金小姐,一心愛著溫文儒雅的軍官魏希禮,怎料魏希禮愛的卻是大家閨秀韓媚蘭,但她死不放棄,無視拚命追求她的白瑞德,後來她在南北戰爭中失去了一切,重回廢棄家園,也跟愛她的白瑞德成了親、生了女兒,一切原本看似美好的幸福生活,卻在女兒意外猝逝變了樣,白瑞德覺得她還是那個自私自利的千金小姐,終於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她,那時她才明白自己早以無可救藥地愛上他,只是當面對他的離去,她也只能故做鎮靜說:「不管如何,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該書在一九三六年一出版後即成了暢銷書,美國知名製片人大衛塞茨尼克()早就重金買下版權,準備搬上銀幕,可是戲中其他角色都定案後,卻獨缺女主角郝思嘉搞不定,他前後試鏡過一千五百位女星,當時知名的女星蘇珊海華、拉娜透納、凱薩琳赫本、蓓蒂戴維絲、瓊克勞馥等人爭相嘗試,全不得他心,電影因此開拍無期。
 
此時遠在英國默默無聞的女星費雯麗(Vivien Leigh)看了小說,深深覺得自己就是書中描述的郝思嘉,已婚的她透過當時的地下男友勞倫斯奧立佛幫忙,因為她知道奧立佛在美國的經紀人馬隆塞茨尼克,就是大衛塞茨尼克的弟弟。她迫不及待地從英國搭船到紐約,又轉搭飛機到好萊塢。這時大衛塞茨尼克已經顧不得還未找到郝思嘉的問題,先行開拍,就在第一場戲剛拍完時,他弟弟馬隆帶著費雯麗前來說:「嘿!老大,來見見你的郝思嘉吧。」
 
塞茨尼克一看,費雯麗外表端莊高雅,行事又顯露出倔強、桀驁不馴的一面,像極了書中描述「在清秀的臉龐上,綠色的眸子顯得不安;她渴望刺激生活的神情,卻又和端莊的儀態極不協調」的模樣。於是女主角終於底定,日後費雯麗也真成了郝思嘉的化身,兩者合為一體。
 
男主角克拉克蓋博(Clark Gable)與女主角費雯麗在片中是對冤家,戲外也互看不順眼,為了戲份與拍攝問題,兩人鬧翻天,導演喬治庫克偏愛費雯麗,把她拍得美輪美奐,蓋博深恐風彩被搶頻頻抗議,氣得庫克最後掛冠求去,改由維多佛萊明接手,佛萊明兩邊不敢得罪,一邊拍一邊修改,才勉強完成。
 
就在七十年前的十二月十五日,《亂》片在故事發生地的美國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舉行首映會。當時喬治亞州長在公映前一天宣布全州放假三天,首映當天,據說超過二十五萬人擠在街頭,爭相一睹克拉克蓋博與費雯麗的風采。當時蓋博不願與費雯麗搭同一架飛機,堅持包機前去,等到費雯麗與其他演員都抵達亞特蘭大,準備展開盛大遊行時,蓋博的專機卻故意誤點,還在遊行隊伍上空做英雄式的盤旋,搶盡風頭,還是新人的費雯麗只能獨自生悶氣。
 
但電影拍完上映後,所有看過的人都明白,這部電影最終的贏家一定是費雯麗。果不其然,最後奧斯卡金像獎揭曉時,這部史詩大片毫無意外地斬獲了最佳影片、導演、女主角、女配角、原著故事、劇本、剪輯與美術設計等八項大獎,還得了製作人與彩色美術設計等兩項特別獎;獲得女配角獎的海蒂麥克丹尼爾更是史上第一位贏得奧斯卡的黑人女星。蓋博也提名最佳男主角,卻不幸摃龜,成了頒獎當晚最失意的落敗者。
 
老實說,電影對郝思嘉自私自利的神情描繪生動,幾乎不是一般印象中的正派女主角形象,但看她從大小姐到獨力支撐家園的轉變,最後因為不善表達,仍讓愛她的白瑞德失望而去,倒真的教天下有情人都哭濕了手帕,進而成為千古不變的經典傑作。費雯麗也因此片一躍成為奧斯卡影后,日後並以《慾望街車》二奪小金人。
 
片中的主題配樂《Tara’s Theme》更是令人難忘,奧地利配樂大師麥克斯史坦納(Max Steiner)融合了管弦樂隊與銅管器樂的恢宏氣勢,從音樂中完全可感受出屬於郝思嘉家鄉紅土的敦厚情懷,當後來戰爭爆發,那悠揚的旋律,還在提醒影迷對人性和平與往日時光的懷念。
 
史坦納出身音樂世家,從小立志成為指揮家,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他為躲避兵役,跑到美國投身百老匯,繼而再勇闖好萊塢,第一部電影配樂《大金剛》(King Kong)便技驚四座。因此電影籌拍一開始,塞茨尼克便屬意由史坦納出任配樂,但尷尬的是,塞茨尼克當時與米高梅電影公司合作拍攝《亂》片,史坦納卻簽約華納電影成為基本配樂班底,塞茨尼克只好運用高超交涉才華,終於獲得華納同意出借,但也使得配樂只剩三個月時間,相當緊湊。
 
但史坦納仍在有限時間內,完成一首首結構嚴謹的交響曲,同時為了配合電影的南方鄉村色彩,他還運用了美國民謠之父佛斯特的音樂,結合成充滿土地芬芳、歌頌家園的輕古典樂曲,永垂影史,只可惜最後在奧斯卡角逐上,被同樣優秀的《綠野仙蹤》搶走最佳配樂獎。
 
儘管《亂》片配樂紅極一時,但當時卻始終未推出電影原聲帶,一直到電影上映近三十年後,唱片公司才在一九六七年首度發行電影原聲黑膠唱片,美國版還貼心附上限量的電影手冊,詳實記載當時的歷史;法國版則只推出唱片,並無特別包裝。不過,原本史坦納為電影所寫的配樂,涵蓋十一個主題、九十九段音樂,長達兩百多分鐘,卻因配樂母帶很多已毀損,專輯長度只剩不到一小時,音質也差強人意。
 
我國一時,台北統帥戲院(現為玉山銀行)重映《亂世佳人》,那時《亂》片對我而言,是眾多電影書中必定提到的經典名作,因此首映周末,我便迫不及待買票欣賞。意外的是,雖然當時《亂》片每隔幾年就會在台灣重映,那時卻吸引爆滿的影迷買票入場。這部長達四小時的電影,我竟然買到站票,幸好當時有位大叔,好心分我一小個位置坐,我才能看完整部電影,如今想來,也是有趣的回憶。
 
今天是二○○九年的最後一天,也是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的結束,謹以此張專輯做為對過去一年的總結。這一年來,我見過乾女兒出生的喜悅,也看過好友另一半不幸的殞落,悲與喜交錯,生命不再是船過水無痕。
 
但不管如何,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