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電影將要開演,燈光慢慢變暗,我的心在回憶中倘佯............
  • 24297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包美聖《看我聽我》像盧廣仲?

七○年代中期萌發的民歌運動,楊弦、李雙澤高唱「唱自己的歌」,讓大學生開始擺脫貓王(Elvis Presley)、「披頭四」(Beatles),撥弄吉他弦寫出自己的歌,一九七七年,台灣文壇展開鄉土文學論戰,關心起自家芳芬的泥土,同年新格唱片舉辦「金韻獎歌唱比賽」,校園歌曲不再只有洋脛風的搖滾調調。
 
時為台大歷史系的包美聖以自己19歲的創作歌曲《成長(悟於19)》參賽,獲得第一屆金韻獎創作組優勝,演唱功力也獲肯定,接著在首張《金韻獎紀念合輯》中演唱《小茉莉》也頗受喜愛。新格唱片開始將合輯中受歡迎的歌手,挑出錄製個人專輯,包美聖便是最早的開路先鋒。而她帶點呢噥又清澈的細軟高音,搭上邱晨寫的《看我聽我》及同鄉侯德健寫的《捉泥鰍》正中歌路,成了早期最受歡迎的金韻獎女歌手之一。
 
但有些意外的是,包美聖第二張專輯《長空下的獨白》,再次選唱了與《捉泥鰍》歌曲相近的《蘭花草》,反倒沒有銀霞的版本來得知名,可能是銀霞的偶像光環超越了詮釋歌曲的本身。
 
不過,我相信那時無論有沒有聽民歌的人,都會對這兩首充滿童稚情懷的《看我聽我》、《捉泥鰍》印象深刻,最連年紀還很小的我,也會哼上幾句「池塘的水滿,雨也聽了」。不過,日後包美聖說為《捉泥鰍》錄音時,一度忍不住哭了。不是因為被這首歌感動,而是太像兒歌,感覺很沒面子。幸好在製作人的軟硬兼施下,她還是乖乖地唱了,卻意外大受歡迎。她和《捉泥鰍》的創作者侯德健小時住同個村子、上同所幼稚園,沒想到長大後卻因民歌而再次結緣,而他倆日後再合作的《那一盆火》也更為動聽,那時也可聽出侯德健的祖國情懷。
 
她在專輯中寫上對每一首的想法,《捉泥鰍》寫著:「小時候曾有一段時間住在台中鄉下,那時一有空,就到小河裡游泳,到田裡捉青蛙、撈泥鰍,每當彎腰彎累了就坐在石頭上,用竹筒做的水槍,嘻嘻哈哈地攻擊來往的公路局車子,氣得車上的人伸頭罵我們野孩子。而世上竟有這般巧合的事,我和侯德健小時住在同一村子,現在,我唱他的歌,唱得又是《捉泥鰍》,想起被他知道的那些小時候的愀事,唱著唱著,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而在我很喜歡的《看我聽我》,她寫著:「不知道你對於所謂的『校園歌曲』有什麼看法?由於《金韻獎專輯》在短短一年內風行各校園角落,因此,有人特別關心『校園歌曲』意義何在,甚至有把『校園歌曲』與『民歌』混為一談的。邱晨身為新聞系學生,對於這種討論有一種看法:『歌是唱來聽的,不是唱來討論的,我寧可把討論的時間用來改進缺點,創作更多的好歌曲與同學們共享。』因此這首《看我聽我》是他的意見。」
 
不管怎樣,包美聖與陳明韶在銷售與口碑上的成功,為金韻獎甚至海山唱舉辦的民謠風歌唱比賽歌手們,開出了康莊大道;包美聖共發行了《你在日落深處等我》、《長空下的獨白》、《那一盆火》及《樵歌》四張專輯,全都叫好、銷量也令人滿意,一九八一年她發行《樵歌》專輯前夕,便遠赴美國求學,不曾再回到台灣歌壇。
 
四年前在《民歌三十年》演唱會上,她再度現身演唱,令人驚喜,她說:「以前我們唱歌,不必化妝,也沒打歌服,大家聚在一起跟同學會一樣,對我來說,那就像是學生的活動,所以我從不覺得自己加入過歌壇,也沒有所謂的退出。」現在的年輕歌迷,應該少有人知道包美聖是何方人物了,聽到有人覺得盧廣仲與她很像時,除了會心一笑,更多的是對那民歌歲月的緬懷了。
 
《看我聽我》
作詞:邱晨/作曲:邱晨
看看我、聽聽我,我裝扮為了妳、我歌唱為了妳;朋友!
手牽手嗚嗚…走向我嗚嗚…我歡樂為了妳、我憂愁也為妳。
聽我唱、妳也唱,不要害羞、不要怕;拍拍手、微微笑,妳我都是好歌手。
看看我,妳不會忘記我。


 
 
《捉泥鰍》
作詞:侯德建/作曲:侯德建
池塘裡水滿了、雨也停了,田邊的稀泥裡到處是泥鰍。
天天我等著你、等著你捉泥鰍;大哥哥好不好,咱們去捉泥鰍?
小牛的哥哥帶著她捉泥鰍;大哥哥好不好,咱們去捉泥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