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電影將要開演,燈光慢慢變暗,我的心在回憶中倘佯............
  • 24297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楊朵》與《梁山伯與祝英台》像雙胞胎

《梁山伯與祝英台》與《白蛇傳》、《孟姜女》及《牛郎織女》列為中國四大民間傳說,一九六三年香港電懋電影公司宣布拍攝,由當紅的才子嚴俊執導、李麗華與尤敏主演,聲勢一時無兩,但隸屬香港邵氏電影公司的導演李翰祥為對抗電懋,宣布也拍攝同一題材,找來新人凌波與樂蒂主演,並動員邵氏公司的人力物力,胡金銓任分組導演,宋存壽、高立、朱牧等人分任編劇、助導,樂蒂、凌波主演,任潔、陳燕燕、高寶樹、歐陽莎菲、楊志卿、李昆合演。這群劇組日夜趕工,好像不到四個月便拍竣上映,在台灣創下史無前例的票房佳績,如果換算物價波動的貨幣現值來看,現今最賣座的華語片《海角七号》也遠不是對手。
 
它的電影原聲帶也紅極一時,輯中的《訪英台》、《遠山含笑》、《十八相送》在當時都膾炙人口,影響所及,也帶動當時的黃梅調熱潮。前幾年該片重新修復上映時,也引起不小騷動。
 
《梁》片描寫祝英台不甘女扮男裝赴杭州讀書,與同窗梁山伯結為兄弟,待梁山伯得知英台原為女兒身、趕赴提親時,英台已被許配給太守之子馬文才。兩人樓台相會後,梁山伯一病不起;英台驚聞山伯噩耗,婚前往山伯墓前祭吊,並跳進墓裡自盡,兩人化成蝴蝶,永世不朽。它象徵當時華人傳統社會中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反抗,反映出時下年輕人對自由戀愛的憧憬。
 
「西版《梁祝》」的《楊朵》野心更大,它除了談論女性受教權外,更多的是宣揚女性自主意識,對感情、對婚姻、對自身性愛的自主,而且芭芭拉一個人包辦製片、導演、編劇、演員、歌曲,幾乎對所有工作無役不與,戲裡戲外都體現故事題材的本質。
 
《楊》片改編自美國猶太作家以薩辛格(Issac Bashevis Singer)的短篇小說《Yentl, the Yeshiva Boy》,描述楊朵從小在父親的影響下飽讀詩書,但在傳統猶太社會的「重男輕女」下,她無法進學校念書,只好女扮男裝離家出走赴大城市的男校就讀,她意外與同學艾維多成為好友,也情愫漸生可惜因身分因素,無法表達愛慕,但艾維多卻愛上當地一位要人的千金哈黛絲,可是哈黛絲卻喜歡楊朵。《楊》片想講的故事遠比《梁》片複雜,它除了三角關係外,戲中還有楊朵勉強答應娶哈黛絲,但新婚夜卻三推四請,最後向艾維多表明身分,艾維明也願意接納她,但希望她放棄追求學問,當他身邊的「女人」,楊朵不願被愛情綁架,只好遠走他鄉,繼續未竟的理想。
 
她早在一九六八年便想將此劇本搬上銀幕,並自己寫了四十頁的劇情手稿,待一直到一九八三年她才準備好首執導演筒,但她表現可圈可點,不僅票房大賣,隔年並在金球獎上大大風光,勇奪最佳音樂或喜劇類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等兩項大獎,可是才過幾天,奧斯卡金像獎提名揭曉後,她歡欣的情緒立即蕩然無存,原因《楊朵》雖然獲得奧斯卡五項提名,卻全是技術層面的小獎以及她拿到手軟的電影歌曲獎,最後一如預料,贏得了最佳改編配樂獎。記得那時奧斯卡頒獎典禮最大的新聞,便是場外聚集了一群她的支持者,抗議奧斯卡影藝學院食古不化、歧視女性、抹殺電影成績等,因為奧斯卡已經有黑人影帝,卻從來沒有女性導演得獎。
 
除了電影外,歌曲音樂也值得大書特書,她找來老搭檔艾倫與瑪麗蓮柏格曼(Alan & Marilyn Bergman)夫妻檔作詞、法國配樂大師米榭李葛蘭(Michel LeGrand),針對劇情,寫出從《Where is it Written?》、《Papa Can You Hear Me?》及《The Way He Makes Me Feel》等一首首楊朵對感情、對身體、對禮教的疑惑。每首歌都很精彩,只可惜當年《閃舞》(Flashdance)主題曲《多美好的感覺》(Flashdance…..What A Feeling)太強,以致在金球獎與奧斯卡獎上雙雙飲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