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電影將要開演,燈光慢慢變暗,我的心在回憶中倘佯............
  • 2436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黃鶯鶯《哭砂》有《輝煌時代》的影子

馬克伊夏原是知名的小號手,既在舊金山、奧克蘭等古典交響樂團參與表演,也愛兼差與搖滾樂團鬼混,但他最愛和許多爵士樂手即興演奏,從而融各種派別樂風於一爐。他從小便修習古典樂曲,並主攻小號、鋼琴與小提琴,練就一身高超技藝,長大後隨家人搬到舊金山,自然也參與當地不少樂團表演,二十三歲時,搖滾樂方興未艾,他開始與「The Son of Champlin」樂團合作,負責鍵盤與小號,也接觸了電子合成器樂。在這期間,他深受酷派爵士代表樂手邁爾士戴維斯(Miles Davis)的影響,卻又加入他本身古典音樂素養及搖滾樂的打擊與合成樂,成為革新爵士樂的一員。
 
一九八三年他發行了首張個人專輯《Vapor Drawings》,融合電子樂與現代爵士的混搭曲風,廣獲注意,也帶領他進入電影配樂的世界,為仿紀錄片形式的劇情片《Never Cry Wolf》配樂,接著又參與電影《家園》(Country)的配樂;即將在十八日開鑼的《與你同在:勞勃伊普斯汀經典同志紀錄影展》中,選映的《哈維米克的時代:邁向自由大道》(The Times of Harvey Milk)也是出自他一九八四年的配樂作品。
 
他最近最知名的作品為打敗李安《斷背山》的奧斯卡最佳影片《衝擊效應》(Crash),但許多樂迷對他最注意的應是一九九二年首度獲奧斯卡最佳電影配樂提名的《大河戀》(A River Runs Though It),他將鄉村民謠與清新爵士描繪出行雲流水的山河美景。不過,這部一九八八年的電影《輝煌時代》(The Moderns)卻讓他首度獲得洛杉磯影評人協會配樂獎肯定,同時成為美國《娛樂週刊》(Entertainment Weekly)評選的百大最佳電影配樂第七十四名。另外,紐約生活大師麥可富洛克(Michael Flocker)也曾在他所著的《完全型男手冊》中,提到該片原聲帶是成為型男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之一。
 
《輝》片描述一九二○年時期的巴黎、海明威筆下的「失落的一代」(Lost Generation),齊斯卡拉定(Keith Carradine)是名潦倒落魄的美國畫家,與前妻琳達法倫提諾(Linda Fiorentino),及富豪尊龍(John Lone),發生複雜的三角關係。我不太記得電影的劇情,倒對齊斯卡拉定親手繪製的電影海報與唱片封面的油畫作品印象深刻,因為它曾出現在台北東區統領百貨後面的一面牆上。
 
馬克伊夏在《輝》片中重現巴黎二○年代的呢噥香頌搭入爵士搖擺風情,新詮釋的《Parlez Moi D’Amour》(Moderne),他緩步加入了木琴、電子鼓及小提琴,釀成了濃密的抒情氛圍。朋友跟我說,他愛死了這張專輯,以致後來他一聽到紅翻天的黃鶯鶯的《哭砂》,一聽到編曲,便直覺想起了馬克伊夏的版本。
 
當時據傳黃鶯鶯在籌備《日安我的愛》專輯時,已經向林秋離、熊美玲夫妻檔邀得《哭砂》及《黑夜白天》兩首好歌,但當時飛碟唱片高層對《哭砂》頗有意見,但加上黃鶯鶯與製作群也沒決定好如何為《哭砂》編曲,因此決定先推出《黑夜白天》,等下一張專輯《讓愛自由》才加入了《哭砂》。
 
不過,陳志遠為《哭砂》所編的曲,很明顯地受到了馬克伊夏的「影響」,除了一開始由黃鶯鶯清唱的不同外,在樂器的「出場序」與節奏的安排上,也都從木琴、電子鼓一路推展到小提琴,作法極為神似。至於更晚推出的江明學《歌》,則似乎不取經馬克伊夏,改為直接移植《哭砂》的「精神」,做出另一個更相似的男聲版。
 
另外,在電影裡軋一角的法國搖滾歌手夏爾埃利庫杜爾(CharlElie Couture),擅長重新演繹古典詩作,他在片中重唱名曲《Parlez Moi D’Amour》(Retro),仿效了當年原唱錄製的音效與唱法,與後來小蟲在《阮玲玉電影原聲帶》中,把黃鶯鶯演唱的《葬心》混音成了三○年代版的《野草閒花蓬春生》相當近似,成功捕捉時代背景的氛圍。
 
只能說好音樂真的會「影響」了很多人,無論任何方面。也謝謝我的朋友,提供了我對這些歌的全新看法。

註:借用學弟「渣樂園」(www.oui-blog.com)對《對我訴說愛語》的翻譯,可以感受到這首名曲的豐沛情感。
 
Parlez-Moi D'Amour
Parlez-moi d’ amour 
Redites-moi des choses tendres 
Votre beau discours 
Mon coeur n’est pas las de l’ entendre 
Pourvu que toujours 
Vous répétiez ces mots suprêmes 
Je vous aime 

Vous savez bien 
Que dans le fond je n’en crois rien 
Mais cependant je veux encore 
Écouter ce mot que j’adore 
Votre voix aux sons caressants 
Qui le murmure en frémissant 
Me berce de sa belle histoire 
Et malgré moi je veux y croire 

Parlez-moi d’ amour 
Redites-moi des choses tendres 
Votre beau discourse 
Mon coeur n’est pas las de l’ entendre 
Pourvu que toujours 
Vous répétiez ces mots suprêmes 
Je vous aime 

Il est si doux 
Mon cher trésor, d’ être un peu fou 
La vie est parfois trop amère 
Si l’ on ne croit pas aux chimères 
Le chagrin est vite apaisé 
Et se console d’un baiser 
Du coeur on guérit la blessure 
Par un serment qui le rassure 

《對我訴說愛語》
對我訴說愛語
再對我說些溫柔的事
您那美麗的的話語
我的心怎麼聽也不會厭倦
但願能永遠
您一再述說這些無上的字眼
我會更加愛您
 
您很清楚
我心底根本不相信這些
但這個時候
我還是想要
聽聽這些我愛聽的話
您用那溫柔的聲音
輕輕顫抖地低訴哄我進入這美麗的故事而不知不覺地
我也會相信呀
對我訴說愛語
再對我說些溫柔的事
您那美麗的的話語我
的心怎麼聽也不會厭倦
但願能永遠您一再述說這些無上的字眼
我會更加愛您
 
他是這麼溫柔我的寶貝
要有點傻
人生有時太苦澀
假使人們都不去幻想的話
悲傷會很快平息
然後那在心上的親吻會安慰我們
治癒創傷以那使人安心的誓言
Mark Ishan《Parlez Moi D’Amour》(Moderne)

黃鶯鶯《哭砂》

《哭砂》
作詞:林秋離/作曲:熊美玲
你是我最苦澀的等待 讓我歡喜又害怕未來
你最愛說你是一顆塵埃 偶爾會惡作劇的飄進我眼裡
寧願我哭泣 不讓我愛你 你就真的像塵埃消失在風裡

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擇 為何你從不放棄飄泊
海對你是那麼難分難捨 你總是帶回滿口袋的砂給我
難得來看我 卻又離開我 讓那手中瀉落的砂像淚水流

風吹來的砂 落在悲傷的眼裡 誰都看出我在等你
風吹來的砂 堆積在心裡 是誰也擦不去的痕跡
風吹來的砂 穿過所有的記憶 誰都知道我在想你
風吹來的砂 冥冥在哭泣 難道早就預言了分離

風吹來的砂 冥冥在哭泣 難道早就預言了分離

江明學《歌》

《歌》作詞:江明學/作曲:江明學
往事悠悠地在耳邊唱著那首歌 那首曾經是你最愛的歌
你總是輕輕的唱 我跟著慢慢的和 在我們擁有年輕的時刻
任憑那時光悄悄地走來又走遠 我永遠記得你的容顏
雖然一別經年 你純真的笑靨 總是常常在我夢中浮現
Do you remember me 我最想念的朋友你是否也偶而也會想起我
Do you remember me 我最親愛的朋友何時再與我同唱那首歌 嗯…… 往事悠悠地在耳邊唱著那首歌 那首曾經是你最愛的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