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電影將要開演,燈光慢慢變暗,我的心在回憶中倘佯............
  • 24387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齊豫《有一個人》唱韓國詩

李敏勇是台灣知名詩人,也是文化評論家與譯者,致力於台灣本土文化與歷史的探討,曾針對「二二八事件」發表過《傷口的花:二二八詩集》,也與作曲家蕭泰然合作過《啊,福爾摩沙》的音樂交響詩,而他也將韓國、丹麥、德國、瑞士、波蘭、捷克等各個國家的優美詩詞翻譯,介紹給台灣讀者。
 
一九八○年初期,當李泰祥計劃製作一張全由詩詞譜成的專輯時,李敏勇應滾石唱片的「二毛」段鍾沂之邀,推薦適合的詩詞,並交由李泰祥譜曲。李敏勇提出了此首譯自韓國文學家申瞳集詩作的《有一個人》,充滿了向宇宙奧妙與人生際遇的想像空間,李泰祥融合電子與古典元素的編曲,交織新潮與傳統兼容的面貌,齊豫完美的歌聲則照例帶歌迷進行一場夢幻的聽覺旅行。
 
遠在現在「韓流」盛行時,八○年代初期曾經有一度很流行放映韓片,也包括中、韓合作的《愛你入骨》、《太陽也哭泣》(潘越雲唱主題曲),題材幾乎清一色的都是門不當戶不對、不然就是「代理孕母」最後見不到親生子的家庭倫理大悲劇,搞得我看到後來胃口盡失,只要一想到韓片就是悲苦的代名詞。但這首詩作,卻清新得完全不同於狹隘的電影題材。
 
《有一個人》是齊豫加盟滾石唱片的首張專輯,同時也是她繼《金韻獎第三輯─春天的故事》、《橄欖樹》、《祝福》及《你是我所有的回憶》後,再度和恩師李泰祥合作的作品,李泰祥選了當代及經典詩人的詩詞,包括了徐志摩、鄭愁予、席慕蓉、林綠、羅門及瘂弦等譜成了曲,這在當年文壇與歌壇上都是難得的盛事。沒想到這樣的黃金的組合,卻因為曲高和寡,在銷售上嘗到了敗績,自此後除了隔年的《回聲》專輯,齊豫一直等到《駱駝、飛鳥、魚》專輯才再和李泰祥合作,讓歌迷足足痴等了十二年。
 
整張專輯清清淡淡,如同封面的觀感,像極一幅任毛筆揮灑的悠揚山水畫,從第一首《去罷》的輕描淡寫,編曲風格逐首益發濃重,到最後一首《雨絲》則以激昂的情緒作為總結,教人聽得暢快卻又意猶未盡。齊豫精彩的演唱,為她贏得當年金鼎獎最佳演唱獎;在台灣流行音樂最佳專輯選拔上,雖然未能入選前一百名,卻依然是不少李迷中的首選,尤其是那首濃得化不開的《雨絲》,在齊豫如泣如訴的歌聲中,替鄭愁予傳達了文字間蘊藏的強大力量。二○○四年在齊豫個人演唱會上,有幸親耳聽聞了這首《雨絲》,對我仍是餘韻猶存,可惜至今未能發行該場演唱會DVD,教人扼腕。
 
《有一個人》
作詞:李敏勇(譯寫)、作曲:李泰祥
在對星星做最後一次眺望後
我關上深夜的窗
在地球另一邊的某個地方
有人默默的把窗打開了
(有人默默的把窗打開了)
說不出是冷漠或熱情的那人的臉
全然的朝向我
我暗中給他祝福
他也許是守護我夜眠的人
也許是漫無目的在夜裡徬徨的人
我不清楚他
(我不清楚他)

似曾醒來打開窗
我又看到
地球另一邊的那一個地方
默默關窗的那人的姿勢
我暗暗的給他祝福
是否輪到我守護他夜眠了嗎
輪到我漫無目的在他夜裡徬徨的人
說不出冷漠或熱情的那個人
我和他常常這樣相遇
常常這樣別離


 
《雨絲》
作詞:鄭愁予/作曲:李泰祥
我們的戀啊,像雨絲,
在星斗與星斗間的路上,
我們底車輿是無聲的。

曾嬉戲於透明的大森林,
曾濯足於無水的小溪
——那是,擠滿著蓮葉燈的河床啊,
是有牽牛和鵲橋的故事
遺落在那裡的......

遺落在那裡的——
我們的戀啊,像雨絲,
斜斜地,斜斜地織成淡的記憶。
而是否淡的記憶
就永留於星斗之間呢?
如今已是摔碎的珍珠
流滿人世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