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膠電影院

關於部落格
電影將要開演,燈光慢慢變暗,我的心在回憶中倘佯............
  • 2416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九降風裡想起蔡藍欽《這個世界》

蔡藍欽《這個世界》

《九降風》裡,導演選擇了張雨生演唱的《我期待》告別九○年代的學生生活,我不禁想起八○年代同樣也是意外遽逝的蔡藍欽。二十年後,他口中的《這個世界》,並沒有變得更好,少了一點希望,多了更多失望。

一九八七年台灣歌壇風起雲湧,但唱的多是風花雪月,羅大佑也遠走他鄉,台灣歌曲缺少你我生活中關心談論的議題,但蔡藍欽不同,他唱的那些聯考壓力、成長無奈、初嘗暗戀、未來出路,唱出了我們這些就學學子共同的心聲。他的聲音輕柔,有著如同民歌輕揚的美聲;他的曲式介於民謠與流行之間,有時帶點輕搖滾;他的文筆飛揚,字字都呼應著我們的生活。所以,很快地,專輯一推出後,立刻就從收音機席捲到無數學子的耳朵。

從流行、民謠到爵士,蔡藍欽恣意地融合各種曲風,專輯文案寫著:「蔡藍欽對旋律、節奏近乎直覺的敏感,也有過人的天賦,曲式與小節的安排雖不驚人,卻極端正確,甚且常能峰迴路轉、出人意表。」

那時的我,不曉得這麼多,只知道我可以在他的歌曲裡,聽到自己的心事。

在《他的話》中:「我戴著一副深度眼鏡,使我看起來有點老,習慣性的睡眠不足,我常感覺疲勞,還有那沉重書包,跟體重差不了多少,我有點受不了,想要拋開這一切,我卻又無路可逃。」似乎是每個求學學生共同的心聲;在《少男日記》:「不知你可明白,暗戀會是怎樣的心情,那等在季節裡的眼睛,彷彿永遠不可能放晴。」也是初嘗青蘋果滋味的我們最會認同的歌曲。還有《老師的話》,以第一人稱反諷可怕的教育制度,《同樣的路》則以搖滾的曲式,批判社會的疏離,《這個世界》則寫盡他對未來與自己的期許。

蔡藍欽因朋友詹育彰為飛碟唱片灌錄《飛揚的青春》專輯,而被引荐給飛碟唱片的吳楚楚及製作人樓文中,帶著他創作的《老師的話》、《謎》、《憂傷的話》、《逝去》等歌,深獲賞識,也開始為他人創作歌曲,第一首為丁曉雯演唱的《不再想起》,一九八六年十月飛碟提出為他灌錄個人專輯的構想,但未獲同意,樓文中在專輯中說:「他不想改變他現有的生活,他要做一個真正的自己。在許多次的溝通之後,他終於同意利用假期錄音、減少宣傳活動,以不影響課業原則下出版這張專輯。」

因此他不眠不休地創作歌曲,陸續寫出《他的話》、《同樣的路》、《這個世界》、《校園美女》等曲,他原本就有肝、腎問題,在他要求完美的個性下,全部一股腦地拉警報。他趁寒假時進錄音室,農曆年後完成配唱,一周後,二月十四日凌晨,突因休克導致心臟麻痺,送台大醫院不治,得年二十二歲又三個月,走完短暫的一生。

飛碟唱片為他下一個很中肯的註解:「他不甘自限於通稱的所謂『校園歌手』,而努力達成『作者歌手』的痕跡。在他明朗清晰的詞意中,同時面對了『幻想』、『回憶』與『年輕』,處理了一個當代台灣學生稍嫌青澀,卻純淨真誠的心靈世界。」

在這個世界,蔡藍欽、張雨生、楊明煌等都太早離開了音樂的世界了。

《這個世界》 
詞、曲:蔡藍欽

在這個世界
有一點希望
有一點失望
我時常這麼想

在這個世界
有一點歡樂
有一點悲傷
誰也無法逃開

我們的世界
並不像你說的真有那麼壞
你又何必感慨

用你的關懷
和所有的愛
為這個世界
添一些美麗色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