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膠電影院

關於部落格
電影將要開演,燈光慢慢變暗,我的心在回憶中倘佯............
  • 2417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黃鶯鶯36歲生日《雪在燒》

黃鶯鶯前一年才加盟飛碟唱片,所推出的兩張國語專輯《來自心海的消息》及《賭徒》都賣得滿堂彩,但此時長期為飛碟打造無數張暢銷經典的製作群--「飛舞工作室」成員曹俊鴻、陳復明,卻決定另組可登唱片,只剩翁孝良續留飛碟。飛碟製作群的缺乏,相較同期對手滾石唱片已有李宗盛、沈光遠、王新蓮等製作高手來說,此時作品成績青黃不接,因此,黃鶯鶯在靠著編曲大師陳志遠兼製作人的《賭徒》大賣後,一心想做張完整的概念專輯,特別又邀得《來自心海的消息》的老搭檔曹俊鴻,再回鍋擔綱《雪在燒》,這也是他最後一張為飛碟效力的作品。
 
《雪在燒》同時也是黃鶯鶯繼《紫色的水晶》後,再度挑戰概念式專輯,整張專輯圍繞著她似雪又火的絕妙美聲,就像專輯文案寫著:「黃鶯鶯,一種像雪、也像火的歌聲,在掌中即刻就要融化,又能隨時燎上身來的渴想。最冷的,也是最熱的,最柔的,也是最烈的。」這文案的形容,無疑是繼《天使之戀》所創造天使之聲定位後,最具體形容黃鶯鶯歌聲中那似火又冰、冷洌與熱情熔於一爐的獨特風格。
 
整張專輯搭配電影《雪在燒》而成,該片由朱延平、曾志偉等人出資監製,香港名導譚家明執導,描述葉全真飾演的少女小雪因家境貧困,被賣給老夫,成洩慾工具,偶遇逃犯任達華後一心私奔,最後老夫設計害任達華被警方追捕喪命,小雪則殺了老夫報仇,最後在獄中絕食而亡;此張雖名為電影原聲帶,但真正在電影中出現,則只有《雪在燒》、《雪歌》及配樂《天上的雲》,《愛,千年不醒》則充當電影中小賣店播放的背景音樂。
 
反倒是黃鶯鶯在造型上穿著日本改良式和服,大膽運用黑、紅、銀三色,兼容東西文化特色,音樂也結合了西方管弦樂與中國二胡,充滿後現代意涵,加上朱延平為她拍的仿港片《倩女幽魂》的《雪在燒》MV,讓我覺得整張專輯的概念更接近日本經典名片《怪談》的《雪女》篇。
 
日本名導小林正樹在1965年執導的4段式電影《怪談》中的《雪女》,描述青年阿吉與父親一同打獵偶遇雪女,父親被她吸走陽氣而亡,他卻僥倖活著,原來雪女喜歡他,要求他保密,否則性命不保他大病一年後,在路上救了一名迷路的婦人阿雪,兩人因此相愛成婚,還生了一個白胖兒子。十年後,他突然想起那天夜裡發生的事情,忍不住告訴阿雪來龍去脈。不料,阿雪承認自己就是雪女,但她不能忍受他違背諾言,於是離開了家,在風雪中消失無蹤。
 
整張專輯對我而言,彷若便是照著《雪女》的劇情而走,從描述雪女外冷內熱的《雪在燒》與注定孤獨的《雪歌》,《倘若我真的可以》、《你在我靈魂的邊緣》初見阿吉的喜悅與憂傷,深深墜入情網的《愛,千年不醒》,及感嘆光陰飛逝的《來不及走進你心底》、《寂寞的演出》,最後無緣宿命的輪迴,先有以配樂為主的《天上的雲》,再回到原點獨自黯然的《歸鄉的路》。而黃鶯鶯中西合壁的造型,更是畫龍點睛,呈現雪女剛中帶柔的形象。
 
整張專輯最精彩的當然就是標題曲《雪在燒》,名攝影師也是美術指導的楊立德涉獵範圍極廣,歌詞作品雖不算多,卻都讓人印象深刻,包括賈思樂《陽光為什麼不來》、蘇芮《親愛的小孩》、《奉獻》、林良樂《冷井情深》、黃韻玲《藍色啤酒海》、張雨生《如果你冷》、莫文蔚《他不愛我》、比莉《是否你曾偷偷的哭》等。他將極難描繪的《雪在燒》情景寫成:「火中的身影,絕望的奔跑,淚水化成的雪在飄。」勾勒出栩栩如生的畫面;編曲陳志遠則將西方時興的電子合成樂器,加入中國傳統樂器南胡(也稱二胡),在電子合成品強勁的節奏下,帶出哀怨的南胡聲,間奏的南胡獨奏愈趨激烈,與電子鼓的完全搭配,黃鶯鶯唱著:「雪在燒,風中的足跡是誰在尋找,雪在燒,心痛的故事沒有人知道。」從一開始的冷靜,到最後的淚水潰堤,情感直達沸點,將古典的深情與前衛的狂放結合得令人耳目一新,文案上載明陳哲鴻所奏的南胡居功不小。
 
另一首由小蟲填詞譜曲並以本名陳煥昌發表的《倘若我真的可以》,則是整張最具流行味的主打歌。小蟲自80年代初期為鄭怡寫的《小雨來得正是時候》、鳳飛飛《涼啊涼》大受歡迎後,一度出道當藝人,自行製作寫歌自己唱,可惜反應欠佳,80年代後半則定期為飛碟旗下藝人如蘇芮、蔡琴、葉歡及王芷蕾等寫了不少歌,但尤以黃鶯鶯的最精彩,無論是抒情的《我不在乎》、搖滾的《心泣》及中板曲風《倘若我真的可以》,都讓人回味無窮,也促成兩人日後在滾石唱片再度合作《從心愛你》專輯。
 
詩人夏宇則以李格弟之名,提供唯一一首與黃鶯鶯合作的《你在我靈魂的邊緣》,歌詞中:「因為是最初的,所以是永遠的,因為是短暫的,所以是美麗的。」後來轉成「因為最初所以最美」的流行語,黃鶯鶯也把這首唱得空靈出世,宛如雪女的淒美。
 
雖說黃鶯鶯一向以嘗試新音樂曲風聞名,但念舊的她,專輯中也常出現昔日老搭檔的新作品,例如人在寶麗金的她,在《幾朝風雨》中又與四海唱片時期的小軒、譚健常再度合作;童安格譜曲的《來不及走進你心底》,則是兩人繼寶麗金時期的《沙漠之足》、《記憶,由愛開始》,在飛碟的唯一一次合作,依舊柔情甜美,深得歌迷喜愛。
 
楊立德除了寫詞《雪在燒》外,也將多年前原寫給邰肇玫《雪歌》,更動了部分歌詞後,搭配曹俊鴻新譜的曲,成為另一首不同於原版的新歌。在電影中,甚至比片頭片尾才出現的《雪在燒》更搶戲與動聽。
 
《愛,千年不醒》則是此張專輯的另一首主打,卻也是最受人議論的主打歌,因為陳志遠的編曲,很明顯地向「娜姊」瑪丹娜(Madonna)的當年暢銷歌《爸爸別說教》(Papa Don’t Preach)「致敬」,從開場的小提琴及弦樂過場,十足神似,但這在80年代的台灣歌壇還蠻常出現,不少歌的編曲都近似某些當紅的外國歌,光陳志遠的作品就出現了《跟著感覺走》、《青蘋果樂園》等參考英國BEE GEES樂團及日本少年隊的歌。
 
已故詞曲家梁弘志,早在黃鶯鶯四海時期的專輯《呢喃》、《雁行千里》便合作過,飛碟時期更以一首《面具》,為專輯《來自心海的消息》奠下不敗基礎,這張他則貢獻了柔情的《寂寞的演出》,與《雪在燒》的剛強相互輝映。之後他也因忙於可登唱片的製作工作,而未再與黃鶯鶯合作。
 
最後兩首《天上的雲》、《歸鄉的路》都是製作人曹俊鴻寫的曲子。《天上的雲》是搭配電影的配樂,從曲式來看,與他自家可登唱片的製作人郭巍所做的《東城故事》三部曲,有異曲同工之妙。歌曲長達七分多鐘,最後兩分鐘才由黃鶯鶯吟唱出幾句短短的歌詞:「天上的雲,地上的雪,海中的浪,眼中的淚,千百年不變的輪迴,千百年不變的傷悲。」接著以《歸鄉的路》象徵雪融於土中的流浪宿命,作為專輯的結束曲,將雪從生到化淚入塵土緊緊相連在一起。
 
我覺得此張專輯在選曲、編曲、製作及演唱上,都可圈可點,但讓我意外的是,竟找來台灣知名導演朱延平執導主打歌MV!朱延平對我這六年級前段班生而言,在80年代台灣新電影蓬勃發展時期,他被視為技巧平庸劇本平淡甚至是守舊派的商業導演,這與當時備受知青支持的黃鶯鶯,並不太相襯。
 
《雪在燒》共出動三位導演拍攝三隻迥異的MV,朱延平執導的版本,模仿當年大紅港片《倩女幽魂》的鬼魅風格,首先曝光。猶記得當年八月、《雪在燒》專輯問世的半個多月前,香港名導徐克執導的《倩女幽魂》在台上映,迅速風靡全台,朱延平當下立刻搶拍《倩女》類型的惡搞喜劇《先生騙鬼》,由於他也是電影《雪在燒》的出品人,因此在電影與專輯的搭配下,他立刻把《先》片的部分場景移作《雪在燒》MV使用,但正當大家都被王祖賢飾演的小倩迷得團團轉時,鶯鶯姊高髻復古的雪女造型就不太受落了;MV更是劣評如潮,被視為電影的狗尾續貂之作,在創意與執行成效上立刻削弱了歌曲原有的質感。
 
接著當紅的華視綜藝節目《週末派》專為單歌拍攝的單元中,找來張榮貴執導的單歌MV,黃鶯鶯一身紅衣四處飄緲,還夾雜了獨舞女者,與不時出現的劍客對砍,在當時仍值七月鬼月時播出,詭異性不言可喻,現在看起來更是Kuso味十足。最後,則應該是配合《雪在燒》粵語版的在港推出,終於找了《雪》片導演譚家明操刀另一版本的MV,反而比較接近電影中火焰與血光交融的愛恨情仇感受,但似乎推出時間過晚,在台播映次數並不多。
 
其實在黃鶯鶯的飛碟時期作品中,除了《來自心海的消息》教人驚豔外,就屬《雪在燒》在概念執行與歌曲搭配上最為完整,只可惜受到電影評價不佳,連累整張專輯的銷售,最後落得叫好不叫座,也讓黃鶯鶯隔了一年半後才再推出國語專輯。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飛碟找來名書法家董陽孜親自揮毫專輯標題,「燒」字最後一劃更宛如熊熊火焰噴發,令人印象深刻。特別在黑膠與卡帶版本上,將黃鶯鶯的人像以立體剪裁呈現,黃鶯鶯曾在廣播節目中說明:「為讓人型浮現出來,特別設計卡帶與黑膠封面鏤空,好突顯董陽孜大師提字的《雪在燒》三個字。」此做法在當時相當少見,包裝上尤為用心,成為歌迷收藏的珍品,也謝謝當初割愛黑膠唱片給我的好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