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膠電影院

關於部落格
電影將要開演,燈光慢慢變暗,我的心在回憶中倘佯............
  • 24138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李宗盛作品集》既然青春留不住

1984~1989李宗盛作品集》

常覺得侯孝賢與李宗盛分別代表了八○年代起台灣影、歌壇重要的分水嶺,他倆的鏡頭語言與修辭,象徵了一個時代、一種態度與無法取代的作法,影響了後世,卻也桎梏了後代,台灣電影自認為侯式長鏡頭才能呈現出人文觀感,台灣歌曲私以為李式內省辯證就是歌詞的必要手段。




灣歌壇從1989年開始進入瘋狂起飛年代,發行數量及銷量持續創下史上之最,樂壇呈現一片榮景,李宗盛創作的質與量也開始發生明顯變化。他這張發行於1989年3月的《1984~1989李宗盛作品集》專輯,比他製作的陳淑樺大賣80萬張專輯《跟你說聽你說》,早了半年多,恰好也為他創作生涯劃下明顯的分隔線。
 
從1984年底他離開拍譜唱片加入滾石唱片開始,到1989年止,除了他個人專輯《生命中的精靈》外,他陸續為潘越雲寫了《鎖上記憶》、《飛》、齊豫《七點鐘》,及製作了張艾嘉《忙與盲》、潘越雲《舊愛新歡》、《情字這條路》、周華健《心的方向》、陳淑樺《女人心》、《跟你說聽你說》等,堪稱是他創作生涯中最值得大書特書的時期。
 
1984《油麻菜籽》
 
1983年李宗盛製作鄭怡《小雨來的正是時候》驚豔歌迷,專輯文案寫著:「那個時候,唱片界正值百家爭鳴、求才若渴,李宗盛雖然小有名氣,然而實力並不明顯而備受觀望,因此十分努力創作、寫歌嚴謹,以期獲得信任和肯定。」當時正值「台灣新電影」風潮,他結識了侯孝賢、萬仁一班人,先應邀為電影《小畢的故事》寫歌,萬仁執導的《油麻菜籽》也找他撰寫同名主題曲。他很仔細地閱讀了整本小說,花了一個月時間才寫好了詞、譜成了曲。文案說:「在麗風錄音室配唱時,蔡琴因受寒而歌聲更形低沉,李宗盛始終認為當初的版本是最完美的。」
 
照這樣看來,收錄在《此情可待》的《油蔴菜籽》版本,並非李宗盛最喜愛的原始版本,不曉得是如何的精彩?李宗盛在此張專輯中重唱了此曲,卻爆發與飛碟的版權爭議,讓李宗盛與吳楚楚對簿公堂,最後沒記錯的話,是飛碟打贏了官司,滾石唱片只好緊急回收已發行的專輯,抽換掉《油蔴菜籽》而改收《愛情有什麼道理》。
 
可惜的是,《愛情有什麼道理》原收自張艾嘉1985年發行的專輯《忙與盲》中,如果以1984年的創作年份來看,重唱《搖滾舞台》或《去吧我的愛》、《暖暖的感覺》等拍譜時期的作品,應該也是不錯的選擇,但或許是在版權考量下,而未能收錄。
 
1985《鎖上記憶》、《忙與盲》
 
李宗盛雖在拍譜唱片一連製作了鄭怡《小雨來的正是時候》、《去吧我的愛》及薛岳的《搖滾舞台》,但仍有一種身為唱片行業的邊緣人的感覺,剛好當時滾石唱片製作人吳正德推薦他為阿潘譜曲,因而進入滾石。他在滾石前半年,接受公司製作訓練,接著立刻被委以重任,製作張艾嘉的專輯。
 
文案寫著:「張艾嘉,當時在李宗盛心目中尚是個遙不可及的巨星,他拿著隨身聽錄下和張艾嘉閒聊深談的每一個片段,反覆傾聽和思考,確認張艾嘉需要的是一張生活寫實的唱片,而這一首《忙與盲》正是她或者是現代人生活的最佳描繪。民國74年3月31日,《忙與盲》終於完成,李宗盛說:『這是我嘔心瀝血,最最滿意的一張作品。』」
 
李宗盛加入滾石寫的第一首歌,就是阿潘唱的《鎖上記憶》,同時也是蔡揚名執導、蘇明明與庹宗華主演的電影《慈悲的滋味》主題曲,但他只寫了曲,詞是由筆名「洪致」的詹宏志所寫。很多年前曾在校園中問了詹大哥的創作動機,他說:「那時在滾石,每個人都身兼多職,總經理也兼業務、送貨,只要哪首曲子少了詞,有空的人就自動填起了詞。」
 
這時候的李宗盛,儘管已因《結束》、《搖滾舞台》等享譽歌壇,但還沒建立個人品牌,所寫的歌也不一定自己填詞,或可能填了也沒人賞識,因此李氏作品風格未顯,張艾嘉的《忙與盲》也由作家袁瓊瓊執筆。但無可否認的,這兩首歌,在阿潘與張艾嘉的作品中,都值得記上一筆。
 
1986《小鎮醫生的故事》
 
他在製作潘越雲《舊愛新歡》專輯時,首開台灣先例,跑到美國洛杉磯錄音,抱著做不好就不回來的決心。他說:「經常深夜在汽車旅館的房間中祈禱,禱告自己能夠堅持到底。」《舊》專輯揚棄阿潘過去著名哭腔,以及較文學化的歌詞走向,延續張艾嘉式的獨立自主女性風格,成功為阿潘走出新歌路。專輯中支支好歌、首首動聽,其中一首是《小鎮醫生的故事》。
 
台灣新電影作品幾乎都改編自文學小說,1986年由已故導演邱銘誠執導、秦漢主演的《小鎮醫生的愛情》也不例外,是改編自張毅前妻蕭颯的同名作品。當年楊惠姍因與張毅合作電影生情,導致張毅與蕭颯離異,蕭颯隨即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發表《給前夫的一封信》,公開指責楊惠姍與張毅,也讓他倆飽受壓力退出影壇。
 
《小鎮醫生的愛情》描寫的是年邁的已婚醫生愛上年輕護士的故事,電影成績並不佳、票房也不好,但李宗盛所寫的主題曲《小鎮醫生的故事》卻在阿潘的詮釋下,膾炙人口,歌中寫著:「當愛和慾交集,對與錯都被放棄,有什麼比真愛,更需要道德勇氣。」李宗盛不僅寫出戲中與張毅、楊惠姍的真實心情,多年後他與朱衛茵離婚改娶林憶蓮,他的這段歌詞,又成了自己的鮮明例證。
 
1987《給所有單身女子》、《別說可惜》、《那一夜我喝了酒》
 
專輯文案寫著:「在音樂創作上,李宗盛一直有獨到的見解,他認為要有動機的樂趣、文字的樂趣、結構的樂趣,而陳淑樺《女人心》專輯中已清晰見到,製作人好似一部戲劇的導演,歌有感情有故事有畫面有情節,在這方面,李宗盛無疑是成功的。」
 
李宗盛幫很多女歌手寫了數不清的代表作,但他與陳淑樺的組合,卻絕對是台灣歌壇最經典的最佳拍檔,從1987年兩人在《等待風起》專輯中合作的第一首歌《像我這樣的單身女子》開始,接連的《那一夜你喝了酒》、《別說可惜》、《夢醒時分》、《愛的進行式》等創下了女歌手前所未有的巔峰,但很多人說李宗盛成就了陳淑樺,卻也同時毀了她。在李宗盛之前,陳淑樺嘗試了迷幻搖滾、鄉村等多種曲風,在李宗盛之後,她卻終其一生也擺脫不掉「都會女子代言人」的頭銜。
 
1988《和自己賽跑的人》
 
《跟自己賽跑的人》是首勵志卻不說教的歌也算是李宗盛自個人專輯《生命中的精靈》後,最富有個人色彩與風格的作品,他直接把時任滾石宣傳部的好友張培仁(Landy)寫進歌裡,以充滿自傳與自省及勉勵的口吻,他說:「有一回至香港出差,深覺歌壇動聽歌曲極多,而深刻的卻很少,身為一個創作者,最渴望的是聽歌的人能夠衷心感受。」
 
 
1979年李宗盛加入木吉他合唱團,開始民歌生涯,1989年李宗盛已經是台灣歌壇擲地有聲的名製作人,同時也娶了香港DJ朱衛茵他把這10年創作過程中集結出了這張作品集,另外加了兩首新歌《愛情少尉》、《我的未來.我的家.我的妻》,代表他現在的心情。
 
文案寫著:「李宗盛結婚一年了,雖結束單身生活的寂寞和自由,卻也開展人生的另一段里程。《愛情少尉》和《我的未來.我的家.我的妻》是獻給所有終成眷屬的情人,愛情和生活雖不能面面俱到,卻是可以共勉為之,相互經營。」
 
總結來看,他的音樂觸及現代人的痛癢,歌詞直白、富有哲理,卻仍然情意真摯,言中各式人類的心聲,他的情歌擅長描繪愛怨嗔,風格強烈且易於辨認。文案寫著:「《李宗盛作品集》無疑是對過去做一番告別,收錄了1984~1989年的經典精選,李宗盛表示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作品出現,在他充滿音樂創意的生命,已不甘再被「李宗盛式」的想像所侷限。」但對照他後來的作品,其實這樣的風格從未間斷,甚至被後代奉為圭臬。
 
李宗盛自《生命中的精靈》開始,習慣藉著《我的未來.我的家.我的妻》、《阿宗三件事》、《希望》到最新的《給自己的歌》,跟歌迷交代自己的生活瑣事,但同時,就像資深樂評人馬世芳形容:「(他)每首歌都是一段人生的縮影。」我們也從他的歌裡找到自己的某個段落。

2012年7月19日,他在華山Legacy舉行《既然青春留不住》演唱會,一連唱了《風櫃來的人》、《寂寞難耐》等20首歌,歌與歌之間,輕鬆談著這些年來的心路歷程,有些感慨,也饒富趣味,聽著聽著,我的青春也隨大哥的歌曲重演了一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